世櫻

7月4日

7月4日。

「又是這天……嗎?」

英/國看著掛在牆上的月曆,輕輕嘆道。窗外灰濛濛一片,血紅色的玫塊花垂頭喪氣的,沒被人打理似的。

「去給美/國那傢伙慶祝一下吧⋯⋯」

******

「吶哈哈哈哈哈哈!英/國!你是來慶祝hero我的大日子嗎?吶哈哈哈哈哈哈哈!」美/國奔向英/國道。
「別搞錯了,才不是為了你來!笨蛋!」

華盛頓充斥著歡笑聲,美國國旗在空中飄揚,英/國看了,只感到心頭一顫。

「美/國獨立日快樂!」歡呼聲此起彼落,陽光都照在人們身上,卻只有他,就只有他,活在黑暗中。一剎那間,他又記起了那個雨天,兩人雙峙的那天。

「我已經不是個孩子了,也不是你的弟弟了,從現在開始,我要離開你,自己獨立。」
「我……我怎麼可能開得了槍啦,笨蛋……」

都過了二百多年了,心中的傷口已經好了一半,可還是會覺得痛苦。

天色漸漸昏暗起來,從天上落下的水滴將人們的興致給熄滅,強風撕扯著旗幟,節日氣氛也全都沒了。

「喂!英/國!怎麼了?站在那兒。」美/國抹了抹眼鏡,問:「英/國!去酒吧吧!既然户外慶祝會泡湯了,那麼就喝一杯吧!Hero我還準備了美國國旗樣式的蛋糕哦!吶哈哈哈哈哈哈哈!順帶一提我不接受反對意見呀!」

******
「那個……」服務生看著發起酒瘋來的英/國道。
「啊,他發酒瘋來就是這個樣子啦!」美/國敲著英/國的頭說。

這天晚上,酒吧裡的人比往常多,可能是由於下雨的關係吧。

「法/國那傢伙!我一定要把他臉上那些礙眼的鬍子給撕下來!」英/國將一杯一杯的烈酒喝下「那傢伙每每都要跟我作對!」

「不要再喝啦!明明知道自己酒量不好,酒品甚差!從來不去顧給我這個抬你回去的人!」美/國向英/國說。眼前的那個人卻聽不到他的抱怨,繼續喝酒。

「明明只是個小孩子……」輕輕的一句說話,喚起了美/國那些不想記起的回憶。

誕生後,遇到了很多的人,令他印象最深刻的,莫過於眼前的人。明明不擅長烹飪,卻堅持做飯給他吃。不惜弄傷手臂,也要做玩具給自己。擔心自己的衣著,因此訂造西裝給他穿……

一場戰爭,差點毀了他們之間的關係。自己獲得想要的自由。他,則染上重病……

咳嗽聲打斷了美/國的回憶,旁邊的人斷斷續續的說出讓美/國既感動又心痛的話。

「美國……獨立日……快樂。」